勃艮第

痴心妄想。

水果味的他 ABO

01


易烊千玺有一个水果味的小负担。

王源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,嘟着嘴,整个人散发着哈密瓜的香气。

他不得不摸着自己腕上的佛珠念了两句清心咒。

自从一年前他对王源撒了谎,说自己也是beta,老天就一直用这种方式折磨他,惩罚着他的不诚实。

易烊千玺真想发狂地摇醒王源,冲着他的耳朵大吼,太甜了,你太甜了,你该起来吃药了!

但是他不能,因为他是一个“beta”,怎么可能闻得到omega的香气呢。而且,王源也是一个“beta”,怎么可能散发出omega的香气呢?

易烊千玺,一个假装自己是beta的alpha。

王源,一个假装自己是beta的omega。

而这辆车里唯一一个真正的beta...

得罪

CHAPTER1-4

CHAPTER5-7


CHAPTER8

易烊千玺第一次知道王源这个名字,是Rogers拿了一张纸片过来要他教自己念。

易烊千玺一字一顿地说:“王,源。”

Rogers说:“丸,圆。”

易烊千玺:“……”

后来Rogers经常在他面前提到这个名字,内容不外乎是夸王源有多么可爱,多么迷人,多么有趣。

易烊千玺不理解Rogers怎么能一周就爱上一个人。

Rogers笨拙地解释:“我没有经常这样,一周就爱上一个人,只有,当他是对的人。”

易烊千玺问:“怎么知道他是对的人?”

Rogers说:“就是这样,看不到他就一直想他。他不在,开心不起来。”他说完就匆匆忙忙跟易烊千玺say bye,...

得罪

CHAPTER1-4


CHAPTER5


王源到家时,发现隔壁在吭哧吭哧地搬家具,各种杂物收拾了好几个大箱子出来,挤得走廊满满当当,他贴着墙壁才勉强挤过去了。

他心里纳闷,他知道住隔壁的男孩子七拼八凑买下这个房子是为了结婚,乒乒乓乓才装修好没几个月,怎么就要搬走了?

到底不关他的事,对面敞开的门里露出的空荡荡的房间,他瞥了一眼,便转身开自己家门去了。

王源现在十分讲究养生,他把粥和汤都炖着了,才洗漱睡觉。易烊千玺要是知道,眼珠子都得瞪出来。王源从前的饮食习惯可以说是自杀式的,极冰极烫极辣极麻的,他吃得越是大汗淋漓,越是不亦乐乎。易烊千玺每次看他加辣椒那个阵势,都心惊胆战,总是努力却徒劳地去...

得罪



CHAPTER1

王源一连收到五天的红玫瑰,办公室里的女孩子都兴奋得不得了,每天望见花店小哥进来,就尖叫连连。

他却毫不动容,吩咐助理将那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拿到会议室去摆着,女孩儿们纷纷叹息,说他不解风情。

“Roy,从前我们说要给你介绍女朋友,你以你喜欢男生来拒绝,我们都表示理解。现在有个帅哥天天送花讨好你,你怎么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”

“Roy,我听Ivy姐说,那个送花的是在巴黎跟你认识的,他追你一直追到上海。”

“据说他又帅又多金呀!Roy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吗?”

姑娘们一个个七嘴八舌,吵得王源头都晕了。

“策划写完了吗?总结写完了吗?PPT做好了吗?”他一个一个地怼回去。

围着他的一...

考前突击 不要回家2.0

- 一辆破车,面对现实,我看我真的不会写肉
不要回家1.0 走

后天就是高三的最后一次模拟考了。

王源做完最后一张真题卷,拿起了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震动过的手机。

易烊千玺又不回他微信!

虽然知道他是想让自己认真复习,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不想他呢。

神啊,异地恋已经够苦了,高考又这么大压力,男朋友还像个老干部一样古板。

王源满嘴的苦水没地方倒。

“源源,”他妈妈突然推开了门,笑呵呵地招呼,“你看是谁来了?”

“谁来也不要烦我。”王源很烦躁地揉了通脑袋,根本懒得回头。

下一秒他就呆了,易烊千玺走到他身后,抚着他的后颈,弯下腰在他耳边笑着说道:“怎么了脾气这么大?”

“你——”王源差点跳起来亲他。

可他...

Begin Again



如何才能从炮友转正?

易烊千玺冥思苦想了几个月无果,实在有开个小号去知乎提问的冲动。

当然,作为一个拥有几千万女粉丝的偶像,而且在粉丝大多都点满了人肉扒皮技能的当下,他是有这个贼心也没贼胆。

要是被人扒出来,他的大名起码要上八天的微博热搜。

还说不定会连累了他的炮友。

也是他的队友,王源。

易烊千玺已经忘了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启了这层关系。

一开始只是用手互相慰籍,可是就仿佛多米诺骨牌倒下了第一张,后来他两还是无可避免的滚上了床,真刀实枪。

没有人知道,每一个兄友弟恭的今天,都有一个翻云覆雨的昨天。

私下里拥抱得愈是用力,台面上就愈是平淡如水。

比如此刻的机场。

十二个小时前,王源还躺在他身下由他予取予求,泪眼朦胧满...

短故事



春樱幼儿园蒲公英大班的新班主任贺老师正焦头烂额。

只是叫小朋友们都介绍一下自己的妈妈而已,一个所有幼儿园老师都不会放过的通俗偷懒的话题,然而这个叫王卷卷的小朋友站起来就开始哇哇大哭。

其嘹亮有力吓得她差点摔下讲台。

“卷卷!卷卷没有妈妈!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!爸爸说卷卷没有妈妈!卷卷一提妈妈,爸爸就要打我!呜呜呜呜呜!!!”

贺老师连滚带爬地冲过去把王卷卷搂进怀里,孩子纯洁的眼泪洒在她衣襟,差点让她心碎。

课后她依然自责不已。隔壁办公桌的田老师好奇地问:“你干嘛丧着个脸?”

贺老师说:“大意了,伤害了孩子纯洁的心灵。”

她把课上这事跟田老师一说。

田老师跟她一样也是今年新来的,两个人想法很多,又很热...

不要回家 (pwp

嘴里已经淡出个鸟。没本儿也憋不住要上路了。



pwp,没啥剧情,反正就是开车。



不吃肉的朋友别看。







*





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

王源红着脸从千玺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脸上泛着潮红,被吻得又红又肿的唇上还残留着千玺的气息。



时间确实不早了。



才和恋人在沙发上厮磨了半个小时,千玺悻悻收回双臂。他本该像平常一样,体贴地点头说道“我送你回去”,可是…心就跟刚刚被王源抛弃的怀抱一样空空荡荡。



不要再口是心非了…明明想要他留下来,明明每次送他回家的路上都在抓心挠肺地纠结,明明每次独自回到家捕捉到他残留的香气都悔青了肠子。



“源源…”



王源已经穿好了大衣,正在套上围巾,听见还赖在沙发上不肯动的...

宿醉 (现实衍生向

大家看过宿醉这部电影吗?这是我看完之后的一个小脑洞,嘿嘿


*


“不是说好给我放一周的假吗!”在迷迷糊糊地挂断了经纪人十来个电话后,王源终于出离愤怒了,他把被子一掀,抓起手机一蹦三丈高,“我——”

然而经纪人的怒气值已经飙升到天际,对方的谩骂就像洪水一样席卷来淹没了王源所有的脾气:“王!源!你他妈的!你这个小兔崽子!真行啊!你跟易烊千玺六年前就登记结婚了啊!今天卓x全给你们曝光出来了!你们两个的结婚证!就印在头条上!我他妈不宰了你们不姓黄啊@#¥%&*……”

王源被骂呆了,目瞪口呆地听经纪人骂了个爽,才懵懵地弱弱地开口说话了,“喂喂,哥,你醒醒……你是不是梦游啊,我和易烊...

猫、博格特与兔子(HP AU)

HP设定下的格兰芬多千和拉文克劳源

因为是西方背景所以用的英文名\(^o^)/


 ——

格兰芬多的同学们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,拉文克劳的Roy已经在他们的公共休息室前徘徊三天了。


其实Roy出现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不是稀奇事,一周之内大概有三四天他都赖在这里,无论冬夏都霸占着壁炉边的旧沙发。有时候抱着本大部头埋头苦啃,偶尔抬起来跟过路人笑眯眯地打个招呼;更多的时候,和那个给他口令的格兰芬多叛徒——Jackson,凑在一起嘻嘻哈哈有讲不完的话,仿佛形成二人结界般,对旁人完全熟视无睹。格兰芬多众人对这场景习以为常。


稀奇的是Roy...

 

© 勃艮第 | Powered by LOFTER